电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新媒体而征战扯谈的乐趣shangjin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2 11:29:24 阅读: 来源:电焊机厂家

为“新媒体”而“征战” 2003年2月10日,新年假期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篇题为“品评联想数码产品 感受代工实质”的文章出现在SOHU首页,4个小时以后文章消失,据说由于网站受到了某种压力; 半年前,一篇“挑剔”联想万亿次计算机技术性能的文章,也引发了一家中央级大报与这家企业的20万元广告“斗争”;当然,最著名的事件发生在2000年1月,当《计算机世界》以8个整版篇幅发表《痛苦的裂变》批评报道,导致联想的领导人震怒之下,停止了在该传媒集团近2000万元的广告投入。迄今为止在中国传媒的历史上,这是最大数额的一次因批评报道而引发的广告风波。当时,《南方周末》曾以“联想与计算所始乱终弃”为题,以2个整版的篇幅对此文进行了转载。此后不久,《痛苦的裂变》作者蒋青便似乎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传说该记者已被某种力量“封杀”。直到不久前,中信出版社将蒋青洋洋30万言的大作——《新媒体征战》付梓。这些年,国内的多数报纸在铺天盖地抢夺报摊儿,抢夺眼球,抢夺广告的同时,也逐渐远离了“弱势”群体,一些媒体为了广告,不惜背离社会公义,对恶劣、虚假的社会现象装聋作哑,甚至满口“虚言假语”。一篇报道触怒广告客户,报社领导立刻“跪下”,记者则“失踪”。像《南方周末》那样,虽然历尽波折却依然自始至终坚持自己原则,挺直自己脊梁的报纸,似乎正日益变成“珍稀动物”。而且,在一些传媒人看来,简直还是一种渐为商品经济大潮所不容,即将被现代的“物种竞争”所淘汰的“珍稀动物”。当前,在中国的传媒界,“拜金”成了时尚,而坚守社会良心,坚持传媒公信,却被怀疑为冥古不化,落伍的“恐龙”。在经历《痛苦的裂变》事件巨大的心灵创伤之后,作者蒋青花了近3年时间,呕心沥血地完成了30余万字的《新媒体征战》。或许,它对于当前国内传媒业界最大的启示意义就在于,作者从国际到国内,援引了大量的事实、数据,无可辩驳地分析和论证了:即使在商品经济社会,即使是一家完全依靠广告收入,而并非政府的财政拨款才能生存的“新媒体”,它的“上帝”依然是自己的目标读者,而并非广告客户。即使在最“商品化”的美国,最“新潮”的IT业界,“新媒体”依然必须坚守社会良心,坚持传媒公信,这不仅是“新媒体”肩负的社会责任,也是“新媒体”根本的“生命线”。从这个角度看来,“拜金”不仅是令人不齿的“媚俗”,而且,也违反了“新媒体”的生存原则,从根本上违反了普遍的经济规律。有人对“新媒体”的概念表示不解,蒋青在《新媒体征战》中对它进行了清楚的划分:“新媒体”的概念与IT无关,仅指以彻底媒体公司的方式,完全依据市场规律运作的媒体,而“准新媒体”指的是都市类、财经类、生活类、时尚类以及IT类等等,事实上必须依据市场收入才能生存,才能发展,然而,体制上依然未及彻底向“新媒体公司”转型的媒体。目前中国媒体市场上一多半的市场价值,皆系由该类媒体所创造。按照这样的定义,目前在中国大陆,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是惟一的一家“新媒体”。因为它是迄今为止惟一一家受到国内主管部门认同、合法的媒体公司。《新媒体征战》正是将这个20年前便实现了合资经营,由国际传媒大亨“IT媒体之王”麦戈文担任副董事长,始终站在中国传媒改革最前沿的“新媒体”公司作为案例,论述了它的“新媒体”价值观。近些年,随着国内市场改革的深化,盲目的媚金潮被当作“新思维”而风行,它助长了国内企业,尤其个别被捧为“旗帜”的所谓“排头兵”企业,总试图利用广告、利用金钱干预甚至控制舆论。一幕幕与之相关的活剧几乎每天都在我们的身边再三搬演。愿我们的总编辑、社长不再因为广告而“跪下”!愿我们的记者不再因为触怒了某位有钱人而“失踪”!这也许便是《新媒体征战》的一种价值,也是我们为“新媒体”而战,为正确的“新媒体”价值观而战的价值所在。

2003年2月10日,新年假期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篇题为“品评联想数码产品 感受代工实质”的文章出现在SOHU首页,4个小时以后文章消失,据说由于网站受到了某种压力; 半年前,一篇“挑剔”联想万亿次计算机技术性能的文章,也引发了一家中央级大报与这家企业的20万元广告“斗争”;当然,最著名的事件发生在2000年1月,当《计算机世界》以8个整版篇幅发表《痛苦的裂变》批评报道,导致联想的领导人震怒之下,停止了在该传媒集团近2000万元的广告投入。迄今为止在中国传媒的历史上,这是最大数额的一次因批评报道而引发的广告风波。当时,《南方周末》曾以“联想与计算所始乱终弃”为题,以2个整版的篇幅对此文进行了转载。此后不久,《痛苦的裂变》作者蒋青便似乎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传说该记者已被某种力量“封杀”。直到不久前,中信出版社将蒋青洋洋30万言的大作——《新媒体征战》付梓。这些年,国内的多数报纸在铺天盖地抢夺报摊儿,抢夺眼球,抢夺广告的同时,也逐渐远离了“弱势”群体,一些媒体为了广告,不惜背离社会公义,对恶劣、虚假的社会现象装聋作哑,甚至满口“虚言假语”。一篇报道触怒广告客户,报社领导立刻“跪下”,记者则“失踪”。像《南方周末》那样,虽然历尽波折却依然自始至终坚持自己原则,挺直自己脊梁的报纸,似乎正日益变成“珍稀动物”。而且,在一些传媒人看来,简直还是一种渐为商品经济大潮所不容,即将被现代的“物种竞争”所淘汰的“珍稀动物”。当前,在中国的传媒界,“拜金”成了时尚,而坚守社会良心,坚持传媒公信,却被怀疑为冥古不化,落伍的“恐龙”。在经历《痛苦的裂变》事件巨大的心灵创伤之后,作者蒋青花了近3年时间,呕心沥血地完成了30余万字的《新媒体征战》。或许,它对于当前国内传媒业界最大的启示意义就在于,作者从国际到国内,援引了大量的事实、数据,无可辩驳地分析和论证了:即使在商品经济社会,即使是一家完全依靠广告收入,而并非政府的财政拨款才能生存的“新媒体”,它的“上帝”依然是自己的目标读者,而并非广告客户。即使在最“商品化”的美国,最“新潮”的IT业界,“新媒体”依然必须坚守社会良心,坚持传媒公信,这不仅是“新媒体”肩负的社会责任,也是“新媒体”根本的“生命线”。从这个角度看来,“拜金”不仅是令人不齿的“媚俗”,而且,也违反了“新媒体”的生存原则,从根本上违反了普遍的经济规律。有人对“新媒体”的概念表示不解,蒋青在《新媒体征战》中对它进行了清楚的划分:“新媒体”的概念与IT无关,仅指以彻底媒体公司的方式,完全依据市场规律运作的媒体,而“准新媒体”指的是都市类、财经类、生活类、时尚类以及IT类等等,事实上必须依据市场收入才能生存,才能发展,然而,体制上依然未及彻底向“新媒体公司”转型的媒体。目前中国媒体市场上一多半的市场价值,皆系由该类媒体所创造。按照这样的定义,目前在中国大陆,计算机世界传媒集团是惟一的一家“新媒体”。因为它是迄今为止惟一一家受到国内主管部门认同、合法的媒体公司。《新媒体征战》正是将这个20年前便实现了合资经营,由国际传媒大亨“IT媒体之王”麦戈文担任副董事长,始终站在中国传媒改革最前沿的“新媒体”公司作为案例,论述了它的“新媒体”价值观。近些年,随着国内市场改革的深化,盲目的媚金潮被当作“新思维”而风行,它助长了国内企业,尤其个别被捧为“旗帜”的所谓“排头兵”企业,总试图利用广告、利用金钱干预甚至控制舆论。一幕幕与之相关的活剧几乎每天都在我们的身边再三搬演。愿我们的总编辑、社长不再因为广告而“跪下”!愿我们的记者不再因为触怒了某位有钱人而“失踪”!这也许便是《新媒体征战》的一种价值,也是我们为“新媒体”而战,为正确的“新媒体”价值观而战的价值所在。

空调定期清洗的好处非常的多,每年清洗三次左右最佳

美意中央空调

空调维修之压缩机运转电流大一会儿停机的维修案例

空调室内机风扇不转的检修方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