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赌气做继母大气显母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3:13 阅读: 来源:电焊机厂家

“娅娅,今天是你30岁生日,你妈妈来看你了,给你买了大蛋糕。”邱玉妹对躺在床上娅娅说。娅娅是个脑瘫女孩,她的身体从腰部开始像麻花一样拧转着,她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能发出一些叫喊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娅娅的妈妈眼睛红了,喃喃道:“娅娅要是个正常孩子,现在也该成家了。可长这么大,在床上一躺就是30年。”娅娅的眼睛一直盯着邱玉妹看,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她的眼里,你才是她的妈呀,这么多年多亏有你,我不配当她的妈。”娅娅妈妈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脑瘫女孩的降临,散了一个家

孩子对一个家庭来说,常常是纽带,是粘合剂,可是一个残疾孩子的降临可能拆散一个家。

家,对于顾林江来说,来得不易。顾林江就是娅娅的爸爸。他是老三届,从农村回到上海时已经年近30岁了。认识了娅娅的妈妈后,两人自由恋爱不久就很自然地谈婚论嫁了。顾林江家境不太好,因为是特困户,分到一间15.9平方米的公房。有了妻子,有了房子,顾林江很是满足,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的。妻子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被宠着。岳父岳母嫌顾家穷,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妻子坚决要嫁给顾林江。

为了结婚,订做家具,顾林江借了800元的债,但他是开心的,终于有个家了。1982年,女儿娅娅出生了。顾林江原本一直盼着等孩子出生了,岳父岳母就能真正接受他这个女婿了。可是,谁也料不到,孩子的降临给这个家蒙上了一层更重的阴影。

所有婴儿出生后,医生都会给婴儿的健康指标打分,满分是10分,娅娅只有0.1分。娅娅一出生就面色灰白,没有哭声,只有微弱的一口气,身体也有些扭曲,立刻被送进了暖箱。顾林江呆了,娅娅的妈妈也完全懵了,这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残酷现实。医生给娅娅下了判决书——最严重的脑瘫,没有治愈的可能。

一个家的希望瞬间变成了这个家最沉重的负担。娅娅的妈妈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整天以泪洗面。顾林江却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娅娅一天天长大后会有奇迹出现。可是整整25个月后,奇迹仍然没有出现,娅娅浑身瘫软,像没有骨头一样,不会说话,流着口水,连咀嚼都不会,只能喝流质或是吃烂到可以直接吞咽的食物。

娅娅的妈妈除了哭,没有其他方法来宣泄她的情感。她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娅娅整天离不开别人的照顾,家里的开销就靠顾林江一个人的收入维持。为了替娅娅治疗,家里又欠了几千块钱的债,这样的日子到什么时候才是头?似乎只有无尽的苦难。

娅娅的外公外婆原本就不同意女儿跟顾林江结婚,现在更是催促着女儿离婚,早一天离婚,早一天脱离苦海。娅娅的妈妈也觉得难以面对娅娅,这个孩子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枷锁,可她跟顾林江还有感情。

“要不,你想办法把这个孩子送走吧。没了这个孩子,我还跟你过,我们的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娅娅的妈妈红着眼睛跟顾林江说。“可她是我们的亲骨肉啊……”顾林江哽咽了,“好,我试试。”顾林江为了保全这个家,他决定把娅娅送走,安置到一个能让他放心的地方。他知道,娅娅的妈妈心里也舍不得,可是面对这样一个孩子,他们可能真的没有将来了。

“我跑了很多地方,没有一个福利院愿意收娅娅,都说她残疾程度太严重。她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有这个责任,还是我们自己照顾她吧……”“我不,我不要天天一步不离地守在床边,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样子,我还年轻,我不想一辈子就过这种日子……”“那你想怎样?”顾林江知道该来的终究要来。“我们还是离了吧……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娅娅的妈妈离开了这个家。顾林江没有怨她,他知道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太过承重的包袱,他能理解。

离婚判决,娅娅判给了她妈妈。娅娅的妈妈再次哭着求顾林江:“求求你,要了这个孩子吧,我爸妈不会接受这个孩子的,我一个人根本没能力照顾她。如果我能面对她,我也就不会选择走离婚这条路了……”

“你走吧,把娅娅留下,你放心,有我这个当爸的一天,就一定会照顾娅娅,你还年轻,再找个人好好过日子,我跟娅娅也希望你好……”顾林江说这些话时,一直看着床上的娅娅,他没有看娅娅的妈妈,他也怕有一天他会后悔做这个决定。

顾林江的单位领导得知他决定抚养娅娅,都劝他:“你也还年轻,带着这么个孩子,哪个女人还会进你家门!你连工作都没办法兼顾了。”“我知道,可孩子是无辜的,娅娅的妈,一个女人,如果带着孩子,比我更难啊。”顾林江有着一股老实人的倔强。从他答应娅娅的妈妈之后,他就做好准备,这辈子就独自陪着女儿过了,给女儿送终就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事。

年轻后母赌气走进了这个家

或许是好人有好报,顾林江怎么都想不到,不久之后,会有另一个女人走进了这个残缺不全的家。

照顾娅娅,顾林江没办法上班。单位照顾他的特殊情况,让他拿一份最低工资。可是仅仅靠这点工资,要维持生活、要还债,根本不够。顾林江每天一清早趁娅娅还在睡觉的时候就去十六铺码头批发一点蔬菜拿到家门口的菜场里去卖。为了早些回家,顾林江总是卖力吆喝,他的菜总比别人卖得快。

菜场里有个卖豆腐的上海女孩子,才20岁出头,刚刚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菜场的豆腐摊工作。这个女孩就是邱玉妹。邱玉妹脸皮薄,不好意思叫卖,豆腐卖得特别慢,她的焦急都写在了脸上。豆腐摊就在顾林江的菜摊隔壁。有时,顾林江见邱玉妹一个年轻女孩子不容易,就帮着她一起叫卖。有了顾林江的帮忙,豆腐果然很快就能卖完。邱玉妹很是感谢顾林江。

顾林江帮邱玉妹卖完豆腐后,总是很匆忙地往家赶。“顾大哥,我帮你一起拿吧,那么多东西,你一个人不好拿。你家是不是就在旁边小区?我帮你送回去,谢谢你天天帮我卖豆腐。”一天,邱玉妹一边帮顾林江收拾箩筐一边说。“那就麻烦你了,我得赶快回去了,今天有点晚了。”顾林江说完拔腿就走,邱玉妹只能快步跟上。

“家里又小又乱,别见怪啊,东西放在厨房就可以了。”顾林江回到家就径直走进了房间。邱玉妹有些好奇,顾林江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家?她放下东西也跟着他走进了房间。邱玉妹一下子愣在了那儿,一进房间,就看到床上躺着一个流着口水的小孩,身体扭曲着,是个残疾孩子。紧随而来的是一股臭味,邱玉妹下意识地掩鼻看着眼前的一切。孩子拉在身上了。顾林江赶紧拿来干净的棉布给孩子擦洗、替换:“爸爸回来晚了,娅娅受罪了,爸爸过会儿给你做好吃的。”

等顾林江忙完这一切才抱歉地对邱玉妹说:“让你见笑了,我手忙脚乱也顾不上招呼你。这是我的女儿,2岁多了,是个脑瘫儿,她妈妈接受不了,走了。现在就我跟女儿相依为命过日子了。”这时,邱玉妹已经双眼通红,眼泪再也控住不住了。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在菜场里大大咧咧、笑呵呵的男人居然家里会是这个景象。一个没有女人的家,一个瘫在床上的残疾孩子,这个男人居然还能乐观地帮自己、帮别人。“你真不容易啊……”邱玉妹不好意思地抹着眼泪,“我先走了,你还得忙呢。孩子一个人在家你不放心,以后就把她带到菜场里去,我帮你带她。”“诶,好……”顾林江又乐呵呵笑了。

以后,顾林江有时就把娅娅抱到菜场里,让邱玉妹帮忙照顾娅娅,他负责卖菜卖豆腐。“呀,不行,我抱不了她,她身子太软了,像没骨头一样,我怕弄伤她。”邱玉妹第一次抱娅娅吓得想立刻撒手。“没事的,你就这么抱着就行。”顾林江看着邱玉妹抱着女儿的模样,心理涌起一股温暖又有一阵伤感。如果娅娅的妈妈能帮着抱娅娅,该多好。

常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菜场里人多眼杂,不久就流言四起,说顾林江和邱玉妹好上了。顾林江很是气愤,他无所谓别人怎么说他,可邱玉妹是个年轻未嫁的姑娘,脸上怎么挂得住。“随他们说,我们清者自清,他们说说也就不说了。”没想到,邱玉妹倒是很洒脱,可能是问心无愧吧,她是真心觉得顾林江父女可怜,才想多帮帮他们。

让邱玉妹没想到的是,跟她相恋2年的男友也开始怀疑她。“你要是跟那个卖菜的没关系,以后就别跟他走那么近,免得别人说三道四。”面对男友的不理解、不信任,邱玉妹怒气直冲:“我是这种人吗?我要是看上了别人,我会老实跟你说,不会麻烦别人告诉你或让你猜。”

邱玉妹的妈妈和姐姐也旁敲侧击问她到底是不是跟顾林江谈恋爱。“没有,没有。你们要说我说多少遍才相信。”邱玉妹觉得不可理解,自己只是一片好心,却惹来那么大的误会。

“以后,我们还是少接触吧,我无所谓,我担心你……”顾林江一天早上对邱玉妹说,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邱玉妹一抬头看见男友站在面前。她的气不打一处来:“你来监视我吗?”“我来是想告诉他,你有男朋友。”男友看着顾林江说。“够了,你赶快走。”邱玉妹把男友往外推,感觉到菜场里的人目光都聚集到她身上,她又恼又羞。男友还不肯走,要找顾林江谈。“不用说了,我现在就通知你,我要跟你分手,我是跟顾大哥在一起了,怎么样!”邱玉妹说出这番话,自己也吓了一跳,但看到男友惊诧的表情,她一点也不后悔。这么不信任自己的男友,再交往下去也没意思,或许自己真的如大家所说跟顾林江在一起,也就没有那么多闲话了。

27年寸步不离照顾继女,这份爱无人可替代

邱玉妹跟顾林江属于同一种人,善良、老实却有股倔劲,一旦做了决定,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邱玉妹在众人面前说出那番话后,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她也不想给自己退路,她相信顾林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他对他的前妻那么体谅,对女儿无怨无悔,对自己肯定也会很好的。一个女人,求的不就是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吗?吃苦,她不怕。她虽然比顾林江小11岁,但她从小在家做惯了家务,爸爸去世后,她一直帮着妈妈分担家里的事情。

“进门后,你会承受很大的压力,不但有别人的流言还有娅娅,你要考虑清楚。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顾林江在心底里,也希望有一个善良的女人能走进这个家。可是,自从娅娅的妈妈离开后,他不敢再奢望有这么一个人女人出现。现在,邱玉妹说要嫁给他,他自然是开心的,因为在两人接触的这段日子中,他看到了邱玉妹的善良、任劳任怨,但他不希望邱玉妹因为一时冲动而后悔。

“我做了决定就不会改了,我现在要想的就是努力把我们的日子过好,希望你对我好,就够了。”邱玉妹一说完,顾林江紧紧握着她的手,眼眶泛红。

没有婚礼、没有戒指,邱玉妹就这样走进了这个家,成了娅娅的继母,更确切地说成了娅娅的全职保姆。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说得简单,做起来却是实实在在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娅娅每天换洗的尿布就有一大盆。她没有咀嚼功能,吃饭成了吃力的事情。虽然她下半身扭曲不能动弹,手指也受控制,但两条手臂可以挥动,而且力气极大。邱玉妹为了喂她吃饭,不知道挨过她多少耳光。一顿饭,通常都要喂40分钟。

顾林江看到邱玉妹的脸红红的就知道她又被娅娅打到了,心里对她愧疚又心疼:“真是苦了你了。”“傻话,娅娅也不是故意的,她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不然她怎么舍得打我。我以后会小心避开的。”邱玉妹一点也没有生气。

过了一段时间,一天顾林江下班回家,邱玉妹很开心地告诉他:“我找到一个好方法喂娅娅吃饭了,我不坐在床上,而是站在床头,我就有空间可以躲她的袭击,也方便压着她的手臂。等一下示范给你看。”顾林江真是欣慰,让他遇到邱玉妹这么好的女人。

1987年,顾林江和邱玉妹的儿子出生后,顾林江觉得老天爷对他不薄。儿子很健全很健康,他悬着的心才放下了。顾林江在房间里又放了一张单人床给儿子,儿子将来大了,总要有张自己的床。可原本就不大的房间,现在放了两张床,一张饭桌,一个五斗橱,一个大橱,一台冰箱,再也挤不下其他东西了。顾林江和邱玉妹只能跟娅娅一起挤在四尺半的大床上。因为娅娅身体扭曲,两条腿歪在身体一侧,所以她一个人就要占去大半张床。顾林江和邱玉妹两个大人,每晚挤在多小的地方可想而知。

他们就是一天天这样过着他们的日子,虽然苦,但一家和乐融融。不幸的是,顾林江又遭遇了下岗。邱玉妹自从进这个家后,就没有工作过,她的养老金都是顾林江自费为她交的。顾林江不得已,又开始摆起了小摊。这么多年,他卖过菜、卖过早点、卖过杂货,就靠做小生意的钱扛起这个家的重担。现在,他已经是60岁的人了,在一个小区当保安,每月拿着最低标准的工资1000多元。在上海,1000多元的收入过日子都是紧巴巴的。

日子似乎一晃而过。可是一天跟十天,一年跟十年,完全是两码事。何况是整整27年的漫长岁月。邱玉妹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照顾着娅娅,家里经济又困难,她难道就没有抱怨吗?这个世上没有完全无私的人,人总会有所求,这很正常。就像娅娅的妈妈为了自己的生活能过得好些,抛下了女儿丈夫,虽然受人指责,却也是可以理解的。顾林江舍不得娅娅,是因为这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觉得自己有这份责任。而邱玉妹呢?她这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她为的就是顾林江一个安慰的拥抱、一个心疼的眼神,还有儿子的尊敬。邱玉妹对娅娅所做的一切,儿子都看在眼里。父母是这么善良,儿子也自小懂得为别人着想。

家里经济条件差,儿子都看在眼里。墙壁上的涂料早就脱落了,家具也是顾林江第一次结婚时做的那一套,早已斑驳不堪。儿子选择读了中专,很早就开始工作赚钱了。他用自己赚的钱给家里装上了空调,给自己买了想了很久的电脑,并且自己出学费继续读书。如今,儿子已经取得大专文凭,正准备继续读本科。邱玉妹看到乖巧的儿子心满意足。

有人说娅娅是他们夫妻推卸不掉的责任,可事实上如果他们狠心一点点,娅娅可能早就不在了。最近一年,娅娅好几次全身痉挛,面无血色,双眼突出。每次都是顾林江和邱玉妹及时发现,帮娅娅浑身按摩,按她人中,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如果他们什么也不做,即使叫救命车恐怕也来不及救回娅娅的命。

转眼娅娅已经30岁了。生日这天,娅娅的妈妈带着蛋糕来看她。娅娅的妈妈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庭,偶尔才来看娅娅。娅娅对她的到来几乎毫无反应。这天还是一样,一说到妈妈两个字,娅娅的眼神就盯着邱玉妹。

“别看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她心里都明白,只是说不出来。在她的眼里,你才是她的妈妈。我这个亲生的妈太失败了。我现在也是别人的后妈,我知道当后妈有多不容易,何况你还是面对像娅娅这样的孩子。这么多年,我欠你一句谢谢啊。”娅娅的妈妈拉着邱玉妹的手,泪水涟涟。

“别这么说,娅娅是我一手带大的,在我眼里,她就是自己的孩子。”邱玉妹微笑着,眼眶泛了红,“我跟老顾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为娅娅送终,希望我们儿子有好的前途。”

这是为人父母最平常的儿女心,也是最珍贵的情感。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