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叶子你是我永远的新娘[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7:24 阅读: 来源:电焊机厂家

1991年夏天,我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广告公司搞摄影。朋友们耐心地给我介绍对象,叶子就是我这个时候认识的。­

那天,我在郑州绿城广场喷泉旁已经抽了三支烟。因为是第一次约会,不免有些紧张。七点整,叶子来了。­

她穿一龚素花的连衣裙,亭亭玉立。我们到一家小饭馆吃饭,叶子要了饺子和饮料,全然没有时下女孩的奢侈。吃饭时间,她说了一些话,而我则有些木讷,只是听着。­

她有些孩子气地说:“你这个人挺老实的。”我从话中听出了她的满意,心中暗暗高兴。­

从此以后,绿城广场便成了我们的爱情圣地。随着时光的推移,这里的每一处花坛树阴,都留下了叶子和我形影相随的脚印。­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广场乘凉的人渐渐都回家休息了,我和叶子并肩坐在花坛的台阶上。一阵夜风吹过,叶子长长的发丝飘到我的脸颊上,我感到莫名其妙的心跳。­

“叶子”,我指着天边的一颗星星说:“你看,它离我们多遥远。也许它早已经熄灭了,但很久以前它发出的光却仍在源源不断地向地球飞来,到达我们的眼睛……”­

叶子默不作声,怕冷似地抱紧了膝盖。­

“也许,很多年以后也会有人坐在这儿,他们也会看到这星光,会猜想从前有过两个人坐在这台阶上——”我感到脸上发烫,转过头在月光下凝视着叶子的双眼。叶子抬起头,幽幽地望着我。­

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把叶子瘦小的双肩拥入怀中。­

那是一个多么美丽的仲夏之夜啊。我们拥吻在一起。我在心中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好好待这个女孩子,我要使她生活得幸福。­

以前我最烦逛商场,但自从认识叶子后就不同了;一有空儿我就陪叶子逛亚细亚、华联等百货商场。我准备为叶子筑一间充满温馨的爱的小巢。叶子歌儿唱得好,我拿出几乎一年半的积蓄买回一套在当时最好的音响。­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后去接叶子。不料想,叶子紧锁眉头,心情沉重地告诉我“昨天,幼儿园老师集体体检结果出来了,大夫说我的肝部长了两个肿瘤。”­

“医生说没关系,但要长期治疗。”­

我拉起她的手,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咱们听医生的,好好治疗……”­

“但你知道,我哥前几年是得了肝癌死的……”叶子的眼泪扑簌簌掉了下来。­

“瞧你的身体多好,别胡思乱想了,我还盼着咱们有一天啊,有个小傻瓜呢——”­

也许是我的乐观感染了她,叶子破涕为笑。­

一天晚上,我加班回家已是半夜了,推开门,看到父母都没有睡觉。桌上已经放凉的饭菜只筷未动地放在那里。我发现爸妈的神情有一丝异样,突然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爸爸开口了:“今天,我们去叶子家商量你们结婚的事情,叶子他爸告诉我们叶子得了肝癌……”­

我挥挥手不让爸说下去。我的大脑中一团乱麻,嗡嗡响个不停。­

我捧着头坐在桌前,慢慢地,感到泪水从指缝间涌出。­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夜。我在满是烟蒂的地板上来回走到天亮。­

看到照片中叶子天真的笑脸,我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个姑娘突然消失;她的脸、潭水般的眼睛、她的双手(多么灵巧又温存的手)会化为乌有……她才二十二岁啊!­

天已大亮。早起的父母为了不惊扰我,在外屋走路都轻手轻脚。我拉开窗帘,眼睛已经肿得几乎睁不开了。­

“我明天就和叶子领结婚证去。”­

当我这句话说出口时,我的父母脸上显出复杂的表情,但很快又被欣慰代替。­

母亲从屋里拿出一沓钱,放在我手中:“这是咱家全部的存款,你拿去给叶子治病,再买一些她喜欢的东西……”­

登记结婚那天,叶子细心地化了淡妆。­

伴随着结婚登记工作人员的祝福,叶子羞赧地接过大红结婚证书贴在胸前,仿佛她怀中抱着的是一生的幸福。她用手撩了一下头发,说:“咱们过一阵子再举行婚礼吧,我想把病治好,一块去旅游。”­

“听你的”。我深情的望着她。­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常陪叶子去公园或郊外,呼吸大自然清新的空气,或者和朋友们一起,唱歌、散步。知情的朋友昼做得自然,惟恐惊破了叶子无忧无虑的美梦。­

叶子的父亲是我见到的最坚强的老人。他已经遭受过儿子去世的巨大打击,现在女儿又患上了绝症,老人把托亲朋买来的抗癌药上的标签全部撕掉,变着法儿为女儿做可口的饭菜。听说吃甲鱼可使人产生较强的抵抗力,我也向人请教烹饪方法,常给叶子做来吃。­

叶子日渐消瘦,她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

“爸”,一天她对正在浇花的父亲:“我到底得是什么病?”­

父亲停住手,朝女儿看去。叶子的脸很平静,流露出些许深藏的忧郁。­

父亲默默地站住,久久无法开口。­

“我知道了”,叶子垂下眼睛,低声说:“爸,你们不应该瞒我这么久。“­

父亲走回屋里时已是老泪纵横。­

­

那天晚上我见到叶子时,故意兴高采烈地告诉她:“我们公司组织去泰山旅行,可以带一名家属,一起去好吗?”­

“嗳”她做了制止的手势,“我不想去泰山,最好——最近请别来找我,行吗?”­

她反常的语调和表情使我怔住了。­

她继续说:“这样对你我都好……”­

我的脸一定变得苍白。我没想到她这么快知道了一切,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内疚。­

我们久久站着,默默望着对方。我理解叶子。我们都在拼命忍住泪水,不让它流出来。­

“这没有用,叶子”我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你知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她说。­

叶子的父母已经借一大笔钱。幼儿园的老师们也组织了捐款活动。这一切都未能阴止病魔的肆虐。­

叶子过生日那天,我跑遍了几乎所有的花店,没有见到真正鲜活的玫瑰花,只好十分遗憾地买了一束足以乱真的玫瑰绢花。它像一团火,痛苦地燃烧着。叶子的脸上泛起了微笑:“谢谢——我是不是太客气了?”­

叶子的病越来越重。医生们尽了最大努力也无法控制病情的恶化。­

意外终于发生了……­

一天半夜,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电话是叶子的嫂嫂打来的:“快来,叶子割脉自杀了!”­

我惊魂未定赶到医院时,叶子已经被抢救,暂时脱离了危险。­

下午时,叶子醒了过来。­

她不说话,什么也没有看见似地看着窗外。病房里的亲友们善意地退了出去,只留下我们俩。­

“叶子”我俯在她耳边说:“记不记得有一次下大雪?那天晚上我送你回家;快到你家时,你又返回来送我,来来回回走了很多趟?”­

叶子嘴唇动了动,突然用手蒙住了脸。­

我默默擦去她流到耳边的泪水。­

“我爱你,叶子,我们大家都爱你。”­

叶子泣不成声,呜咽着说:“……对不起……”­

1996年10月。一夜西风,天边落木萧萧下,形销枯立的叶子深陷在雪白的被单中高烧不退。我握着她细瘦的手指守在床前。­

“幼儿园的孩子们不知怎么样了……又长高了吧。”她声若游丝般说.­

"他们都很好",我抚摸着她的手背,"前些天我还看见了那个调皮鬼牛牛."­

"喂,大傻瓜."她轻轻喊着,"别开追悼会,我这样子太难看……”­

我感到喉咙里像淤积了一堆泥块,有件东西在五脏深处翻搅——要我哭出来。我不要哭,一定不哭。但这样我就不能开口说话。­

“傻瓜——?”她说。­

“嗯”。我像呻吟般哼一声。­

“你送我的那身红衣服真好看”她说,“我总是舍不得穿。”­

“你很美。”我明白接下去谈什么都不会更让人难受了,“真的很美。”­

她抬起一只胳膊,“抱抱我。”­

我小心地轻轻围抱着瘦小的叶子,听她说完这句话。随后,她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

我摇晃着走出病房,门口的家人已经猜到了。一阵悲声顿时响起。在葬礼上,叶子穿着一身她最喜欢的红衣服,花丛中,她比任何新娘更美,更宁静。­

回到她的小屋,屋里已是空空如也——只有那束我送她的红玫瑰还鲜艳如故,永不凋零。­

我哭了,那个冬天真的是漫长又寒冷。­

­

年初二,郑州的街头都是双双对对带孩子回娘家的夫妻们。这是千百年来中国古老的风俗。­

叶子的父亲打开门时,看到我孤零零站在寒风中,他的眼圈红了……­

­

我只是个普通人,但我认识了一个好姑娘,以前我还有许多幻想,辟如赚些钱,多享受生活等,但现在,我更多的是想起叶子………­

叶子啊,我永远的新娘,在天国,在世界的另一边,现在……过得还好吗?­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