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村大病困局村民嫌贵不体检查出大病已难救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2:40 阅读: 来源:电焊机厂家

农村大病困局:村民嫌贵不体检 查出大病已难救

村民第一次进县医院,竟成最后一次;大病一发现,九成是晚期   新农合缓解了村民看大病难题,可农村大病预防还很脆弱;村民健康教育资源极度匮乏,基本医疗卫生知识多数来自村医   提高村民体检报销比例,引导村民定期健康体检,不仅可防大病,还能减少医疗资源耗费   题记:新型城镇化,需要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沂源县大张庄镇西山村是沂蒙山腹地的一个普通小村,村民不足百户、人数不过三百。记者聚焦这个小村的村民健康,分析在新农合运行10年后的今天,农村医疗面临的新问题。   大病一发现,九成是晚期   大年初一,窗外残雪皑皑,屋内火炉明灭。记者的六爷爷双手抄袖,缩在床边,一脸黯然。“你六奶奶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吃啥吐啥,瘦得不成样了。”六爷爷一声叹息。   年前,六奶奶发现下身出血,到邻村卫生室拿药吃了十天,却没啥效果。村医说,进县城看看吧。坐长途车赶到县人民医院一查,竟是子宫癌晚期,瘤子有碗口那么大了;肺部一拍片,已转移满了。如今,六奶奶在县城叔叔家住着,四天化疗一次。六奶奶不识字,家人都还瞒着她。大夫说,恐怕只剩三个月时间了,有啥心愿没了就抓紧了吧。六爷爷独自回乡下,张罗着后事了。   “大夫说,这个瘤子原来可能是个子宫肌瘤,后来恶变了。如果一年前能作个妇科检查,早发现早切了,就不会这样。”六爷爷迟滞的目光中满是自责。一个月前,六奶奶刚过59岁生日,勤俭了一生,这是她第一次进县人民医院,却也是最后一次了。   大年初二,邻村姥爷家。记者的姥姥静静躺在床上,瘦弱的身子陷在棉被里,呆呆地看着我,不言不语。两个月前,姥姥脑梗塞,送进医院抢救了7天,终于醒了过来,但已不认人了,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姥爷说,最初,姥姥有点发烧,不想吃饭,舌头有点不利索。村医来看了后,按感冒给开了药。但过了三四天,竟说不出话了,这才打了120,送到了县医院。拍了脑部CT后,大夫说,有两次出血,第一次出血量少,第二次出血严重。如果发现说话不利索,能及时送医院,不会这么重。姥爷当年是村里的会计,在村里还算是有些文化的。“医学知识咱不懂,哪知道说话不利索是中风前兆。”   “在咱们村,大病一发现,九成是晚期。”爸爸说,去年村里五人没了,三个是重度心脏病,两个是癌症晚期;而最近三年,小山村先后有五个村民,仅四五十岁就去世了,无一例外是大病晚期。   大病以往难治如今“难防”   近60岁的娄树军,是记者邻村——西顾庄村卫生室“赤脚大夫”,行医30多年,在乡里算小有名气,周边十来个村的村民,常找他看病。   “以往是大病难治,现在是大病难防。”娄树军说,新农合实施10年,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农民“治大病”问题。10年前,遇上大病,村民没钱看、不敢治;现在有了新农合,住院能报销,村民愿住院了。随着农民大病保险改革推进,村民“治大病”问题有望进一步缓解。   “但是,这是在医疗最末端——治大病上下工夫。‘上医治未病’,农村大病预防,还很脆弱。”娄树军说,其实,许多心脏病、中风、癌症都能做到一级预防(病因预防);退而求其次,如果像城里一样,村民能定期有个体检,早发现、早治疗,做到二级预防,效果也会好得多。   据世界卫生组织2008年末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大量资源被用于治疗服务,从而忽视了可使疾病负担减少70%的预防和健康促进工作。早在2008年,卫生部有关负责人就指出,我国一个人一生中在健康方面的投入,60%至80%花在临死前一个月的治疗上。这种医疗资源的“本末倒置”,在农村尤甚。   健康教育对大病预防至为关键。小山村村民的基本医疗卫生知识,多数来自于村医。记者老家所在的西山村,并没有村医。村民看病,要走上五六里山路,到邻村卫生室。但是,一个村医,面对多个村庄,数千口人,让其系统普及卫生健康知识,几无可能。   媒体应成为卫生健康知识的重要来源。在小山村,只有不足1/3的农户安装了有线电视,其他村民只能靠小天线收看三四个频道。适合村民的健康卫生知识栏目,少之又少。省台有一个养生栏目,我曾劝爸爸妈妈看看。爸爸说,这个栏目早上六点钟左右播出,冬天还黑着天呢,谁起来看?夏天早下地了,谁在家等着看?看了一期,是说如何在办公室保持正确坐姿,防止颈椎病的,和村民的生活基本不搭边。   村民体检报销比亟待提高   其实,从2009年,国家推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中,就提出免费建立城乡居民健康档案。记者查询发现,县里也推行这一服务,2011年的一篇报道称“城乡居民健康档案建档率达90%以上”。但在小山村,记者采访的许多村民,并不知晓“健康档案”。妈妈说,两年前,她到邻村卫生室拿药时,村医曾给她量了一下身高、体重和血压,记在一张纸上,说是“入档”,但以后再未提及,而记者的爸爸从未见过“健康档案”。   在村里,镇上为60岁以上老人每年进行一次免费体检。体检是在镇卫生院,内容主要是体格、血压、血脂等基本项目。“体检项目简单,关键是时间太晚,一些疾病四五十岁就是高发期。”村医娄树军说。   如果村民作个较为全面的体检,新农合能报销么?爸爸给我算了一笔账:去年,新农合门诊报销封顶线仅是160元,一般的打针吃药,就会用完这个额度。如果再去医院体检,那基本上全靠自己掏钱。在县人民医院,作个较正规的体检,至少要二三百元。“村民挣钱不容易,家里两口人去体检一次的钱,能买一头山羊,谁舍得?”   医学研究资料表明,把1元钱花在预防上,可以节省8.59元药费,还能相应节省约100元的抢救费、误工损失、陪护费等。娄树军说,如果提高村民体检报销比例,引导村民定期健康体检,不仅可以做到防大病,还能从全县层面减少医疗资源耗费。   冬日的沂蒙山,风雪正浓。返城前,我对六爷爷说,抽空你也去县医院作个体检吧。六爷爷嗯了一声,说开春后再说吧。(记者娄和军)

兴安盟工业设计

吕梁工业设计

韩城工业设计

江门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